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育院 > 法官文学

    在他乡,写故乡

    时间:2015/10/23 14:47:35|点击数:

        刚写了一则关于老人赡养纠纷案件的简报,听同事说起今天是重阳。才想起早上食堂为什么吃糍粑。看着窗外薄雾环绕的群山,想起了他乡的父母。时光如白驹过隙,转眼间我在他乡已经生活了七年。
        其实,我不是一个念家的孩子,七年了我仍没有把自己移回故乡。大学毕业时。就想着能离家多远就多远吧!把他乡生活成故乡,把故乡变成远方未尝不可,甚至想把这当成自己今后的”事业“来干。他乡的生活并没有太多不如意,有知心的朋友,有热爱的事业,我想我的此生应该就会这样温暖度过。
    其实,我不是个狠心的孩子,漂泊的时间越久,心越是无处安放。偶尔从噩梦中惊醒,是那样渴望父母温暖的怀抱。对父母的思念随着时间推移,越来越浓厚,就像上了瘾一样。才明白为什么有人说:“生活可以是漂泊,可以是孤独,但灵魂必须有所归依。”
        其实,我是个孝顺的孩子,他乡生活的七年中,我特别珍惜那些能回家陪伴父母的日子。一坐车就晕车的我,对坐车这件事是从心底厌恶的,但想着他们在等我,我就会准时坐上回家的车。回到家,给爸妈做饭,陪他们聊聊天是我回家的全部生活。以至于七年来虽然回家多次,但竟不曾发现故乡这座小城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      其实,我不是个听话的孩子。他乡生活的七年中除去大学四年,几乎每次打电话回家,妈妈或多或少都会表达希望我在他们身边的意思,但我总能找到各种理由说服妈妈。而今,回想那些借口,大多是为了自己。父亲一向都支持我在外生活的想法,母亲因为拗不过我,也妥协了。她轻描淡写的说:“你长大了,我们也老了,随你自己吧。”我的心被刺得生疼!
        其实,我做不到把故乡变成远方。记得有一次回家,看见妈妈在吹头发,因为手之前受了伤,所以动作看起来有些笨拙,于是我主动去帮她吹。我发现妈妈引以为豪的黑发有了岁的银丝,岁月真是毫不留情。妈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想要用手抚平脸上的皱纹,我怕妈妈难过,逗她说:“妈,最近都有皱纹来看望你了,你多休息休息,脸圆润了皱纹才好走啊!”妈妈笑着对我说:“她是来定居的,往哪儿走啊?”心一下子被揪得紧紧的,我赶紧跑出,怕我不争气的眼睛泄露我心底的秘密。我想再狠心的孩子都做不到把故乡变成远方,因为故乡有着牵挂我们,我们也牵挂的亲人。  
        今日,菊花香里又重阳,我仍旧没能陪伴父母身边,只能托秋风送去祝福:愿一世安康!
        其实,我不怕长大,而是怕你们老去。

    本文来源:研究室 作者:柳云